:D 获取中...

所以说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


December 26, 2020 72 次阅读 评论

陈二鬼子的前女友要结婚了,发了婚纱照,我@他说要不要抢在她前面你也结一个,结果他没有理我。也许在忙吧,也许不想回答吧。

不算开始的开始

陈二鬼子是我们宿舍来的最早的一个,一个人卷着铺盖卷就来了没有带着谁。当时宿舍里面还有我妈和我姑姑,我妈再帮我铺床,我妈看见他进来放下东西说要不要帮他也铺了。我妈总是这样,过分的自来熟总是让我陷入尴尬的境地。他低着头嘴里也不知道嘟囔着啥就匆匆忙忙的出去了,我当时觉得这个孩子是不是耳朵不好还是啥,挺没有礼貌的,后面他跟我说他其实是听不懂我妈在说啥。

所以我当时认为他或许是个挺内向和腼腆的小伙子,😂这次是真的走眼,他不是内向腼腆,他是头铁,有着镇雄人特有的头铁。

彼此不熟悉的那段时间,陈二鬼子的最先邀约是带我们去师大看妹子。于是抱着挺高兴致的我和他们一起蹲在马路牙子上看当时觉得“黑黝黝”的云南妹子(狗头保命),瞬间有些怀疑世界了。后来陈二鬼子基本不参加什么集体活动,大部分时间都在宿舍宅着,打着NBA2k后面也打些王者荣耀,每次玩吕布都开着大跳进人群里面然后要么他一人砍好几个要么就被秒掉,乐此不疲就是上去干。他干什么事都是“忙个球,慢慢来”。还记得我当时是班长,学校会要求大家买医疗保险,但陈二鬼子就是硬着脖子说不买,老师找他他说没钱。我一直觉得超好笑,谁敢怎么头铁的和辅导员说话,倒是也劝过他,他说他觉得他不会生病,所以花四百块去买就是不值。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镇雄人的头铁,我一直以为觉得他可能就是这么一个宅且头铁的人。

不算故事的故事

说实话,陈二鬼子是怎么和拐凤搞一起的,我们也不太清楚,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模模糊糊,因为当年觉得他天天都在打游戏,也没有咋个出去活动,咋个就搞在一起了。不过我们将信将疑那时候觉得他俩是很不搭的,拐凤吧挺文文静静的一个小姑娘,陈二鬼子在我们面前总是特别大男子主义的,虽然俩人站一起看着挺登对的,但是总觉得不对劲想来想去大概觉得陈二鬼子是个“渣男”吧。其实八卦挺人恼,我这种八卦完还不忘评述几句的更是惹人烦了吧。谁知道偶尔和另几位室友谈起她们也觉得可能不得长久。但就是在我们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他们长跑了三、四年吧。就在我们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偶尔有一次坐在他俩前面的位置一回头拐凤那闪的发亮的眼睛就像紫霞仙子一样。我头一次见到一个女孩会露出那样的目光闪亮的眼睛中满满都是这么一个人,这时候我想大概他们也许真的能走到最后。后来陈二鬼子也开始偶尔楼下等着拐凤了(这里说来,刚开始他们在一起时候常见到二鬼子在楼上打游戏而拐凤在底下等着他一起去吃饭,结果他还是来一句忙个球),后来还发现二鬼子也不总是我们想的那么大男子,喊着拐凤憨婆娘,他也会悄悄的在拐凤的qq空间留言板里留下一些肉麻的话。

于是就觉得他们应该要结婚的吧,毕业以后。
23452.jpg

不算结局的结局

毕业以后,陈二鬼子就这样时不时出现一下,经常性消失,从不谈及自己近况。其实我还是觉得虽然他头铁的像是所谓的穷山恶水里的“刁民”,但是却带着文人风骨似的(因为他字儿写的好看,而且也挺喜欢诗词,顺口溜打油诗是真的多,脾气也很顽固),所以可能不屑于告诉我们他是发达还是落魄。至此也无从所知他和拐凤的后续,但是正如前文拐凤的婚纱照中并没有他。

猜测可能,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也许是二十出头的窘迫和看不见的未来。

还是得感慨感慨以作记录,毕竟是八卦,希望二鬼子看不到,希望将来在他的婚礼上笑谈年少荒唐事。

不要点

标签:爱情结局

生成海报

最后编辑于:2021/01/30 17:0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