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爱看悲剧,真的。

说说Jan 03, 2021786 字

我不爱看悲剧,也不喜欢说道别,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白头到老,家人就应该团团圆圆,龙傲天就得是无敌的。

但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是电影和小说都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都得做好最坏的心理建设。所以我想抱着最坏的心理建设去看这部电影应该不会有问题吧(《送你一朵小红花》)。我坐在电影院,旁边是一对对的情侣马伟光先去健身房了说晚点到,我有点尴尬~~就不停的吃爆米花。然后做着心理建设,想着如果在心里把他们建设为都挂掉了,至少最后应该也不会觉得难过,原来是意料之中啊。

初见韦一航时候就觉得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他“死小孩”,对 我就莫名的想到路明非那个死小孩。浑身包裹着废柴,生人勿进,那就这样叭的气息,但是还是让人忍不住期待他们能够逆袭,就本该如此。因为孤独和绝望所以当有善意袭来时候在向自己的角落落荒而逃时候又忍不住的想要驻足试探。就好像你饥肠辘辘突然遇到了一碗热气腾腾看起来相当好吃的面,你忍不住想吃但却又疑惑是不是免费的。

其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大人才考虑傻不傻,小孩只考虑会不会变成真的”,其实可能受到某些感染,我开始考虑傻不傻的问题。当我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发现生活的乐趣也逐渐流失。我不在花时间去做白日梦,去想象自己是废柴逆袭的小说猪脚,不在揣着相机去偷拍那些曾经觉得很有意义的实际上却傻里傻气意义不明的照片。红警、星际、帝国时代甚至钢铁雄心也已经很久没有打开里面的自导自演的剧本也早已忘却。

动员兵们还在擦拭着已经生锈的步枪,尽管已经很久不曾用过。犀牛坦克和天启坦克停在已经长满荒草的公路上,慢慢的被铁锈腐蚀。科技油井早已不在运转,天空中也没有了轰鸣的运输机。幻影坦克也不再伪装自己,一架架战机默默地停在停机坪上,火箭飞行兵也不再悬停空中,因为他们的背包早已破旧不堪。坠毁的基洛夫旁,磁爆步兵摘下头盔,他看着旁边的动员兵问道“我们的指挥官还会回来嘛?”

动员兵看了看天空,说“他不会回来了,他长大了”

就~~~我也想再回到那战火翩飞,在街头边放肆大笑边咗着手中的辣条的时候。

本文应该发布于1月3日,因为本人的懒惰最后发布于1月15日。

Terrence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不料手滑剑未拿。
OωO
开启隐私评论,您的评论仅作者和评论双方可见
这里躺着咸鱼( 1 )
  1. 我也是。偶尔周末看到些情节比较悲惨的电影或者小说(尤其内容涉及文革那些),看完无法马上抽离出来,要一两天时间过渡。

    2月13日回复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