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获取中...

你知道吗,原来每天的你都是不一样的可爱


April 23, 2020 309 次阅读 3 条评论

一如既往的标题废,最近甜剧看的有点多,所以就来了一句土味情话,然后和内容或许会有关联吧。

引言

其实我一直想努力弄清楚,我的这个博客的意义是单纯的自我心情倾诉还是能给各位萍水相逢的看官一点东西。若是单纯的自我倾诉,那这些文字就可以要求很低,存在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因为作为万千普通人自己的心情感受和吐槽却不必要挤占这个各种信息满天飞的纷繁网络空间,给大家查找有用信息再次制造困难,但若说是想要给大家带来一些东西,奈何鄙人才疏学浅,又阅历浅薄,看问题角度难免会有疏漏,偏偏自己又有些玻璃心,以前在微博上偶尔也会引战搞得自己愤愤不平,意气难以抒发,索性就谨遵家里教导“少说话,多看,多听”。这也就是大部分的自己想象个“沙雕”一样在网上乐呵乐呵,遇到引战言论自己在心里愤愤一下,然后在切回沙雕。在网上说话时候也字斟句酌,害怕被人“打脸”,即使在博客写写吐槽也是。

实际上思前想后我突然发现其实吧网上并没多少人在乎我的看法,即使我的话再有疏漏也好,偏激也罢,其实再不过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平庸的普通人罢了。前些年有许多人认为九零后是集合着父辈关爱长大的,他们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但是如今我想如今的他们或许也跟一样遇见了平庸的自己。但我想这也不是我们这一代人都有的经历,都会经历从自我为中心到不甘平庸再到或安于现状或发愤图强或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所以仔细想想我这个平凡人的错误又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发表评论还还有一个问题是有时候我确实也会陷入自我矛盾之中,约莫是文科生的本质,辩证法学多了,遇到一个问题考虑完正面在来反面往往就会陷入自我辩论之中得不出结论。

就像接下来的想法:其实就算是我们每个平凡人,但是语言的力量也是强大的,她可以去赞美使人飘飘欲仙,也可以以最恶毒的字眼伤人心扉。也许在这个浩如烟海的巨大网络世界里,我们那几个kb的字符分量真的很轻,但其实也可以刺痛人心。就像《搜索》里面的叶蓝秋,虽然有温柔在其中,但是也挡不住网络上的刀光剑影。在如最近的方方日记,初一看我确实很气愤,气愤她将疫情道听途说艺术加工,气愤他满屏的红卫兵、极左,但转眼看看她说的文学创作应该有不同的声想想也不无道理,在此也不是为她辩驳,只是单纯的这个点是有道理的,我们应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但显然不是她这种双标似的“不同声音”,我绝不赞同网络暴力,也鄙视她将批评视为“不值一驳”、“文革余孽”、“极左”。我想作为一个作家,她应该比我更明白文字的力量,比我更应该敬畏文字,对,就是敬畏,就像我们法学生应该敬畏和信仰法律。暂且不谈国内外的政治影响,单论文字本身,若是纪实文学哪又哪来的“听说”,若是散文杂文,却又是到处是“触目惊心”的“现实”,她用了文字的力量披露了他看到的社会黑暗,将自己装点成了“斗士”,但是她尊重了文学本身没有,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其实,关于方方仔细思考也未免思考不出其中原因,当然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作为一个带着省作协光环退休的老“作家”,或许她对文革有所感知,无疑这段历史是那一辈人的悲痛,关于政治不多说,文革后的文学作品我印象中好像读过——《那年月的一个故事》,年月比较久记不太清但是感受仍在就是灰暗中带着些倔强,缓缓道来中带这些字斟句酌,那年月的事情对知识分子的创伤不可谓不深。他们会害怕,但也会重拾文人的傲气,用文字去斗争,作为一个用文字吃饭的人,她们知道什么样的文字是吸引人的,什么样的角度才能特立独行博人眼光,方方或许出发点是好的是想去揭露“黑暗”,利用自己擅长的来发挥些许余热,但或许其中更多夹杂的是私心,结果就造出了经过“创作”的方方日记,她看到的是她自己经过加工后想看到。而后她的行为就更好解释了,试问一个已经有了一定社会地位的“作家”,面对网友的恶毒谩骂和指责,玻璃心很正常,但是作为一个有了知识的人却失了风度端起了自己的架子用起了自己“吃饭”的家伙什去攻击别人。时代变了,老一辈的如她也不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大可不必上蹿下跳,若她真的认为她看的的就是真实,那么历史将会给予评判,别到了晚节不保。

其实这才是正文

没想到一个引言扯到了方方,吐了吐她几次上热搜的“气”,实际上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儿,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话题为什么你不想谈恋爱了,顶上的一些评论挺极端,大篇幅的吐槽男生,吐槽男生变态,渣,控制欲强,有心机等等,看得我挺伤心的,似乎好像女生眼中的男生已经完全黑化了。晚上榜姐发的话题有是有哪些男生做的哪些事令人感动,我就有些嘲笑自己,其实没必要为了一波价值观不同而去感伤。

刨开性别争论,其实人生而为人,本性善和恶很难区分,从古至今也有很多争论,到底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谁也说不清楚。我想善人和恶人的区别大概便是心中的道德和价值观,因为观念上存在恶我觉得怕是很难杜绝,怕是无论男女,因为也有女生说过他们也会想一些“坏的”甚至有微微“变态”的事情。这些坏的“变态”的或者一些心机的区分需要靠价值观和道德来分辨,所以“正的”价值观便会让你产生想到这些事情就会是错的有内疚的,但此时你是“恶”吗?我觉得不应该是,“恶”应该是哪些“想到”并且被“恶”主导战胜了价值观去付诸于实践的人。这段文字是我对自己的辩解,因为我偶尔也会生出一些我认为“恶”的想法,例如我也想知道ex一些事,我也想进暗恋的人被锁住的空间,当然站在我的立场就可以想到利用一些技术手段呀,但是有这些想法的我是不是也是“变态”呀?我就想仔细分析下,确实因为我喜欢你,我才会有了解你的想法,对于访问到被锁住的陌生人空间,我觉得不太有可能去想康康,但是这肯定不是理由,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错的,所以到最后我的价值观阻止了我干这件事。其实我原本也没有意思到它错,究其根源,其实这些控制欲极强而导致干一些事情的男生忽略了很重要一个价值观就是尊重——爱一个人有控制欲我觉得应该是正常的,情感这些本来就夹杂着自私。做到窥探这一步实际上除了不信任之外便是不尊重另一方,(这只是就窥探跟踪这些不为人知,不是指最近罗志祥的查手机门,同样这个事情也看出了双标,男生查女生手机就会被当作心机啥的,女生查男生手机就没有那么严重)。说到尊重这个,不得不说这个是ex教我的道理,我之前确实很喜欢说一些大道理和我认为正确的做法,就硬塞给ex,但她就很不乐意,我想了许久分手里面大概就有这个原因吧,于是我明白了喜欢一个人需要去尊重她,尊重她自己的想法。时间真的很奇妙,奇妙到我已经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来探讨这段感情里面的这些。

若说查手机吧,对于我个人真的也不算什么大事,真的喜欢也会愿意分享生活。本来想想说也不是所有男生都是那条热搜地下描述那样那么不堪,但回头想想其实也并无必要,那些这样想的女孩子可能在以前确实遇到了这样不堪的人,愿她们以后能真正遇到能改变她们看法的那个男生呗。

其实我们来想用这个说到女权的,女权确实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其实背后还是有很深刻的社会意义在里面,篇幅太长,就不留作以后吧。

以上鄙人的乱七八糟的只言片语,大伙权且一看,不必较真。

题图:杜兮 Shrek

不要点

标签:乱七八糟严肃正文

生成海报

最后编辑于:2020/04/27 09:16

3 条咸鱼在这里躺着

  1. 遇深
    2020-04-26 15:08

    我已经很久没有想你这样书写那么多了。

    1. Terrence
      2020-04-26 21:43
      @遇深

      我也好久没写呢,就是一时兴起所得停不下来了。hhh

  2. wys
    wys
    2020-04-23 21:44

    正如文末所说,不论方向,有思想总归比浑浑噩噩好一些,不必太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