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最近学校老让写一写战疫日记,但实际上写出来的东西是怎样暂且不做评论。

3月13日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春天的氛围刚刚好,温暖,万物复苏。然而,在12号就听到了有一些不好的消息传来,泉州好像有确诊了。书记说有可能是隔离酒店的,事实上13号一天我是等着想去去清源山踏个青。结果到了中午下午点就听到了官方通报确实是在常态化核酸检测中发现九名确诊,不是在隔离酒店。心一沉,此时学校已经半放开防控政策,学生已经可以在外流动大概一周了。

随即就在宿舍待命,下午五点多通知六点开始做全院核酸,让回办公室准备,吕老师给带了饭,吃了几口菜就开始集合学生了,办公室里面也只有普通口罩。一阵兵荒马乱,发现错峰集合几个班错没了,一个研究生班一问说是直接跑去核酸场地,根据学校要求要统一带队,遂叫他们回来,然后被骂傻逼。

等学生差不多做完核酸十点多十一点,回到办公室核对名单,核完名单晚上十二点。当几个名单人数全部对上的那一刹那感觉就好像司考查分得知通过的那一刻。

3月14日

原本打算可以睡晚一点起床,但是想着刚开始应该问题很多,果然紧接着通知又一轮全院核酸检测,顺序没有换,学院换成了两拨出发,由于核酸检测组到位时间晚于通知时间,又是那个研究生班因为等待时间稍长骂了傻逼。

但因为当天是白天,做完核对完数据差不多为下午六点,本打算就此下班,结果白老师收到通知让回楼栋,有宿舍需要封闭。听到这个消息时候,心里想到了很多。做了最坏的打算,想着可能会不会封楼。在我不断胡思乱想的时候,我也收到了通知,我所在的楼栋同样也有一间需要封闭。难道是,全面开花,骑着小蓝回楼栋的路上想着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大抵就是这样了吧。

到了楼栋,社区老师说那间宿舍就一个人,但是初筛阳性。此时按照流程不应该是疾控进场么,后来又听说是混管阳性,正等着复合,九点防疫人员上门单独采样。心想还好,还有概率不是。然后明天的核酸通知又来了,回学院整理名单,发通知。再回楼栋说是有人会来做流调一直等到了凌晨三点,想着第二天核酸还需要组织打算回宿舍稍微睡一下。凌晨五点多,学院开会,通报情况,万幸核酸阳性的是家属区的一名护工。但是学生需要封闭管理,一间宿舍只能出来一个人买饭。

凌晨六点开始通报核酸阳性问题和新的防控政策,所以真的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在你们睡觉的时候,真的有人在不眠不休。

中午、下午回楼栋维持秩序,准备组织核酸。

本以为弄完可以休息一下,结果发现不断的有同学被调成黃码,于是就在不断的安抚同学,上报信息中度过了半个晚上。

这一天是最不平凡的一天,夹杂着恐惧,猜疑和担心,忘了说,当晚又听到白老师讲电话说是又在开会形势很严峻了,当时也吓了很大一跳,不能每到晚上就这种吧,不过幸好第二天没有什么幺蛾子。

随后的日子

随后的日子里就是核酸,核酸再核酸,几轮核酸下来到是心安了。虽然每轮和核酸组织的都和打仗一样,但是每天都做,习以为常也就习惯了。

在这段时间里值得记录的还有就是我们有个学生通过小红书私聊了盼盼集团,婉转的表示了学校物资匮乏,当时来说情况确实是这样,超市物资供应不上,学生都在囤货,一大包一大包的往宿舍搬,随即几天的消息越来越不好,封控区、管控区越来越多。盼盼捐赠了一大批泡面、饮料和一些零食,当时盼盼有提到这个学生时候我就心想不太好。

因为身边有被舆论伤害的案例,所以我个人是认为在这种情形下需要保护好学生,果然就有人利用这个点去买热搜,我倒是不知道这家媒体是出于什么心思,但是可以肯定学生的想法和心思没有那么复杂。好在虽然有些恶语相向,但及时被控制住了。

不得不说,盼盼是真的良心企业,捐赠的泡面都是十几块的产品。

ps:难以想象这篇文章是用云电脑发的,是因为本地仍然打不开博客~

3
OωO
评论 ( 6 )
  1. 此条为私密评论,仅评论双方可见
    5月8日回复
  2. 鸟叔来串门,通过虫洞穿梭至此,期待回访!

    5月4日回复
  3. 原来之前热搜上的是你们学校呀?

    4月28日回复
    1. @遇深

      是呀~~但我感觉是买的热搜

      5月1日回复
  4. 新主题不错!小清新的感觉,干干净净

    4月26日回复
    1. @Alex小猎人

      极简了

      4月26日回复